疏堵结合治水患——常德去冬今春水利建设成就斐然

疏堵结合治水患

—— 常德去冬今春水利建设素描

□常德日报记者 罗远文 通讯员 罗智 刘洪流

权威部门预测,2019年夏天,常德可能雨水偏多。面对更番来去的小雨、中雨、大雨、暴雨,如何度汛保平安?常德水利系统一班人未雨绸缪,从去年冬天开始就着手布局一盘大棋。用市水利局负责人的话说,2019年要全力抓好防汛抗旱,确保遇设计标准内洪水时,不溃一堤一垸,不垮一库一坝,保证重要城镇和交通干线的安全;确保遇超标准洪水时,保证城市、大中型水库、重点堤垸和重要交通干线安全;确保暴雨山洪发生时,避免群死群伤;确保遇中等程度干旱时,生活、生产和生态用水安全;确保遇严重干旱时,生活用水基本有保障。

实现这一目标,需要足够的底气。而去冬今春水利建设的斐然成就,让常德人拥有了这份底气。常德水利人疏堵防结合,宛如弹奏一首荡气回肠的交响乐,为常德的平安打下了坚实的水利工程基础。

堵,堵住大大小小“漏洞”

千里江堤,溃于蚁穴。这是前人的经验总结,更是惨痛教训的深刻记忆。

常德市的领导们对此有深刻认识:近些年来,全市上下自加压力,持续大干水利,水利工程防御体系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基础作用,但还存在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,必须坚持问题导向,打基础、补短板、强弱项,补齐防灾减灾救灾工程短板。

有一组数据可以证明水利发展欠账不少:全市5大重点垸503公里一线大堤,还有9公里未达标,部分防洪工程设计标准偏低,导致抗洪能力不足。一般垸堤防的防洪标准普遍不足10年一遇,有56公里一线堤防未达标,52处涵闸设施存在病险,22公里堤身渗漏,64公里属砂基砂堤及两水夹堤。1749公里内江内湖堤防由于线长面广、先天不足、年久失修,每遇汛期堤基翻砂鼓水、堤身散浸滑坡、穿堤设施险情等层出不穷、防不胜防。132座水库存在严重病险,危及下游群众安全。5897台(座)泵站存在设备老化、效率低下、渠系不畅等问题,湖区排涝能力只有5年一遇的标准……

面对如此局面,堵住“漏洞”自然成为第一要务。

去冬今春,全市水利建设完成投资39.06亿元,完成各类工程179处;其中国省投资工程134处共27.45亿元,自筹资金投资工程45处共11.61亿元。

安乡县针对河道内砂砾乱堆、围垦洲滩、乱堆建筑垃圾、乱建房屋等突出问题,出重拳,下猛药,发现河湖“四乱”问题79处,目前已经销号71处。石门县按照“统一规划,项目管理,渠道不变,各记其功”的原则,以规划整合项目,以项目整合资金,共整合各类涉水资金2.4亿元,集中进行重点水利工程项目建设,提高涉水资金的使用效率。桃源县投入4.76亿元,推进河流治理、灌区建设、黑臭水体治理、水库除险加固、农村供水能力巩固提升等工程建设,建立健全全县防洪安全、农业灌溉、城乡供水、水生态环境“四张网”。

水利建设是浩大的系统工程。目前而言,保命靠大堤,吃饭靠电排,这种现实至少在常德湖区没有根本改变。

大禹治水的故事告诉我们,治水仅仅靠堵是没有出路的,疏堵并重才是正理。否则,即使大堤不溃,垸内成为一片汪洋,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也失去了魅力。

疏通宽宽窄窄的毛细“血管”,让水流得进,排得出,做到防汛抗旱两手抓、两手硬,是治水的更高境界。

作为全省水利大县,安乡县一直走在全省同行前列。他们的举措是,水利建设和乡村振兴战略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、农业现代化建设、农业冬种、林业冬造、畜牧冬防有机结合。例如,安乡县举全县之力,实施洞庭湖北部水资源配置安乡补水工程,新建豆港泵站、改扩建王家垸泵站,开展94处296台泵站常规维修、20处堤防应急除险、266.62公里沟渠清淤、28条10.9公里灌排渠改造,解决2367户8284人贫困人口的饮水安全等问题,夯实县域经济发展基础。

2018年以来,桃源县除险加固各类水库20多座,维修改造机埠100多台,新挖扩挖山塘9000余口,清淤疏浚渠道2000多公里;对沅水、延溪河、澄溪河、麻溪河等重点河流进行综合治理,兴建6处农村安全饮水工程,不断将水利建设大会战引向深入。这种疏理,主要是工程举措。实际上,有如表面看来正常的人体一样,水利工程也需要“精神”疏导。市委书记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德睿说,既要管好“盛水的盆”,又要护好“盆中的水”,确保实现河湖功能永续,让常德的水成为常德最大的财富、最大的优势、最大的品牌。

为落实市领导要求,常德建立了市、县、乡、村四级河湖长制工作委员会,639条河流、87个湖泊、1352个水库都找到了自己的“家长”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