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贫干部湛果:孩子眼中“陌生人” 大山人家“自家人”

734天!他乡变故乡

天心区驻龙山县洛塔乡对口帮扶工作队原队长湛果一心扑在扶贫上,成为乡亲们的“亲人”

6月4日,湛果(右)又回到洛塔,顶着烈日与贫困户王正双蹲在地里交流,向其传授锥栗种植技术。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钱娟 摄

6月4日,湛果(右)又回到洛塔,顶着烈日与贫困户王正双蹲在地里交流,向其传授锥栗种植技术。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钱娟 摄

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钱娟

回到长沙一进家门,3岁的儿子拉着他的手,嘟着小嘴,指着墙上的全家福问:“你是墙上的爸爸吗?”而回到湘西龙山县洛塔乡,61岁的贫困户向武汉对湛果说:“你回来啦,感谢你带的书籍,孩子们用上了。”近两年,734天,他成了儿子眼中熟悉的“陌生人”,却成了洛塔乡亲身边的“亲人”。“强烈反差”的背后,人们都想知道,驻守洛塔的这些日子,天心区驻龙山县洛塔乡对口帮扶工作队原队长湛果做了些什么,长沙干部和洛塔乡亲擦出了怎样的火花?

融入:帮扶念好“本地经”

“有女莫嫁洛塔坡,洛塔坡上苦难多,白天洋芋当饭吃,晚上睡的是包谷壳。”山大、地广、人烟稀少,距离龙山县城45公里的洛塔乡,最高海拔1430米,平均海拔800多米,是典型的高寒山区,人均耕地不足0.2亩。

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落后。”湛果记忆犹新,2017年2月,来洛塔报到的那天,他接到了洛塔乡党委书记李晓辉的电话:“山上天晴没?”这一问,湛果有点纳闷。原来,洛塔地界“天无三日晴,地无三尺平”,一到雨天,山路崎岖车打滑,寸步难行,赶上晴天才能进村。李晓辉的这通电话,给湛果浇了一盆冷水,这个美得让人心醉的地方,穷得也让人心碎。

精准帮扶,如何念好 “本地经”?面对摆在眼前的第一道难题,湛果跑乡镇、扎村里,蹲守贫困户家中,和帮扶工作队成员一起,用脚步丈量实情,足迹遍布洛塔乡14个行政村。“第一次到陈庄,路都认不全,群众以为只是走过场,哪有人搭理。后来上门次数多了,连狗都不叫了。”湛果入乡随俗,抛弃了公文包,背上了双肩包;和乡亲们一样,一天吃两顿,渴了就喝口井水。久而久之,他学会了当地土话,“飙”起龙山话来,就像洛塔“本地娃”。

造血:因地制宜“拔穷根”

过去,洛塔人吃着自给自足的“农业饭”,家家户户单打独斗。年轻人纷纷外出务工,留在家里的都是老人、妇女和孩子。

底子薄,土地贫瘠,劳动力稀缺,发展什么样的产业才对路?是跟风,啥好卖种啥;还是独辟蹊径,走出一条新路子?“因地制宜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放到洛塔,什么样的产业最适合,没有参考答案,全靠摸索。”站在选择的十字路口,湛果犯难了。

事实上,天心区每年为洛塔乡提供的产业帮扶资金在1000万元以上。靠大把“输血”就能拔穷根吗?湛果打起了细算盘:“脱贫必须依靠产业,而选准的产业不光要让贫困户‘吹糠见米’,更要立足长远,有市场、后劲足。”

与洛塔乡党委、乡政府以及中南林业大学“智囊团”多次“碰撞”后,湛果从40多个备选特色产业中,筛选出华南锥栗、黄柏、蜂蜜三大主导产业,这些产业兼具耐寒、耐旱、经济价值高、劳动力要求不高等特点,契合洛塔的自然地理条件。

选准了产业,问题跟着来了。湛果满腔热情,贫困户却有点犯难。缺资金,少技术,没门路,万一地里结不出一个子儿,一家人的生计咋办?泽果村贫困户王正双说出了心中的疑虑。这个44岁的中年汉子,是家里的顶梁柱,爱人在县城超市打工,上有双亲、下有两小,沉重的家庭负担,全压在他一个人肩上。

为了打消贫困户的疑虑,湛果在梭洛村开辟了550亩华南锥栗示范园,将5年树龄的锥栗种满荒山坡。锥栗三年挂果、五年丰产,市场上卖得俏,王正双看到示范园的锥栗首次挂果,市场价达到每公斤30元,口感赢得客户啧啧称赞。他怦然心动,主动找到湛果,要跟着扶贫队一起干。

说干就干,去年10月,王正双集中流转土地100亩,种下首批锥栗种苗。如今,锥栗成活率达到95%。“扶贫队提供种苗、技术和资金补助,还承诺保底收购,我有信心!”王正双告诉记者。从站着看,到求入伙,越来越多贫困户加入到锥栗、黄柏、蜂蜜特色产业中来。

6月4日,记者在洛塔乡锥栗示范园看到,栗子树爬满山坡。预计到2020年洛塔乡锥栗产业将发展到3000亩、中药材种植示范园突破6000亩,惠及全乡1000多户农户。

接力:脱贫了帮扶“不脱钩”

“要感谢湛大哥他们,如果没有他们,就没有我现在的生活。”洛塔乡电子商务服务中心,90后姑娘吴添春乐观开朗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